kingge528

易游平台-用户推荐!

kingge528 百事平台资讯 2020-01-14 11浏览 0

百事平台盼望着盼望着,春节的脚步近了,回家的日子掐指可数了。回家,中国人年底最重大的主题,无论选择火车、飞机还是自驾,不一样的交通方式,一样的归心似箭,造就了近30亿人次的“全球最大年度人口迁徙”。

timg (1)

在古代,虽然流动人口不多,但也有远在异乡的官员和商人等,一样需要回家过年。但那时候交通不便,回家真的太难了。“旅馆寒灯独不眠,客心何事转凄然。故乡今夜思千里,愁鬓明朝又一年。”(高适《除夜作》)很显然,已经到了除夕,唐代诗人高适却没法回家过年,在旅馆里跨年,除了想家还是想家。

古人回家,首先难在路上。古代的路,主要是陆路和水路。陆路可不像今天这么好走,当时没有沥青也没有水泥,所有的道路都是土路或者石头路。所以当秦始皇统一中国后,干的一件重要的大事是颁布“车同轨”的法令,规定车辆上两个轮子的距离一律改为六尺。

为什么要规定车轮距离?因为当时的没有橡胶轮胎这么先进的东西,所有的车轮都是木质轮子,没有缓冲力,车轮碾压久了,路上就会留下深深的车辙。一旦车轮标准化的,路面上的车辙就能整齐划一,轮子刚好卡在里面,可以十分顺利地通过。关于路不好走,诗仙李白留下了最著名的吐槽,“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。”过年想回四川老家?你岂不是要上天。

相比起陆路,水路可能好走一些。虽说如此,也是耗时耗力。南宋诗人陆游写过一本长篇游记《入蜀记》,记载了当时他由山阴(今浙江绍兴)赴任夔州(今重庆奉节一带)当通判,乘船由大运河转长江水路前往,经过今天的浙、苏、皖、赣、鄂、渝六省市,历时160天才到。

明代弘治十一年(1498年)腊月,71岁的一代贤相徐溥成功请辞,踏上了回乡之路。从北京到宜兴,走京杭大运河,腊月初启程,腊月二十七才回到家里。后来他给同僚李东阳写信感叹:这一路折腾,我这把老骨头都要散架了。当过“四朝宰相”的徐溥姑且如此,普通人回家更是难上加难。

除了路不好走,古代的交通工具也不给力,回家长途跋涉主要靠畜力,如马车、驴车、骡车、牛车等,其中马车是最主要的工具。但马车除了颠簸,还很贵。在唐朝,马车一天行驶约35公里,标准收费为马负重100斤,每走50公里收费100文,这还只是平地,走山路,运费是120文。

如果你离家300公里,坐马车算上休息时间得10来天左右,路费要600文,加上旅途的食宿,至少需要一两银子。如果你是一个基层公务员,月薪不超过半两银子,坐马车回家得花掉几个月工资。放到今天,300公里的路程乘坐复兴号用不了一个小时。而且马车不是你想坐,想坐就能坐。在很长的时间里,马车都是达官贵人专属,乘坐马车的规格也有等级森严的规定。

古人回家难,还难在路上的重重困难,好比西天取经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。相信大家都很熟悉这样的画面,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突然蹦出一队人马,一声响亮的吆喝:此树是我栽,此路是我开,要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。好不容易回一趟家,也不能两手空空,发的年终奖总要带上的。

不像今天人们出门不用带现金,古人身上装着沉甸甸的盘缠。因为路上不安全,所以专门形成了押送物资的产业——镖局。没有武功傍身,年底带着钱财走在路上,搞不好人财两空,确实不安全。

可能正是因为回家路上的种种艰难,才让团聚显得分外珍贵。春节回家的仪式感,成为中国人血脉中的文化基因,历经千年不曾改变。当我们享受着新时代的便捷的交通,回家不再那么艰难时,更要去珍惜这份团圆的温暖。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官方平台立场。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发表评论
标签列表